OP9NO2

入坑晚,有新出的二刷的还有咸鱼的都很努力在收了,给我圈各位产出的太太比心❤

今天去了cp20.5买到了小周福袋好可爱啊😘

入坑之后,尽力收了几本😘

存一个

以前在贴吧发过,后来想了想这个梦很好地体现了牧仙是我的噩梦。。。。记忆里最初的开端就是那篇二次空间-问情,虽然至今这篇文的情节一点都想不起来了,但那种噩梦般的感受一直留了下来。。。。。。。

【以下白烂文字,都源于一个梦。梦里就是故事的前半段,生生把我给郁闷醒,然后咬牙切齿地别扭到了天明。于是不停脑补脑补,就有了这篇文……】

多年不见的老友们,凑在一起就开始闹腾。好在大家都过了不能喝酒的年纪,一边开怀畅饮一边热烈叙旧,场面轰轰烈烈。
喝的差不多了,不知是谁起的头,一群半醉半醒的人们玩起了真心话和大冒险的游戏。
仙道这轮运气不好,把抽到的签拿到手里,上面写着:大冒险,括弧,向坐中最年长者表白,反括弧。
抬头一看,另一边被从睡眠中闹醒的流川,手里也攥着张纸条,一脸没睡醒的状态外。
呵呵,那小子也中招了啊,看这张平时没表情到让人怀疑神经坏死的脸上,能露出点不一样的神情,一想到这里,仙道就觉得心情很好。
流川眯起眼睛看了看纸条,猛地抬起头来,直视着仙道。仙道被吓了一跳,刚想扯出一个笑容缓和一下气氛,就看到流川站起身,向他走了过来。

灯光有些亮,有人在吹口哨起哄,仙道苦笑,难道流川抽到的题目是和自己这个类似的大冒险?
流川在仙道面前站定,低低地叫了一声,仙道,还是和往常一样冰冷却从不缺乏感情的声音。很奇异的,仙道每次总能从他缺少起伏的声音中,听出他是高兴、生气、郁闷还是愤怒。恩,这回的声音,是紧张吧。这小子,难为他了。
仙道很配合地微笑,鼓励地看着流川,眼前的少年抿了抿唇,然后坚定地开口,清冷的声音在乱七八糟的音乐声中反而更加清晰,我喜欢你,仙道。

全场安静了5秒,然后,还是仙道先低低地笑出了声。流川干的好!野猴子鼓噪的声音响起。狐狸你也会说这句话啊!红毛猴兴奋地喳喳叫。大家都轰的笑出了声,仙道也笑,站起身来拍拍流川的肩,然后去完成自己的任务。
学长,我喜欢你。阿牧一口啤酒就此喷出,本来就黑的脸看起来更黑了三分。
哦哦,气氛更加失控,所有人都爆笑出声,口哨、尖叫、疯狂的笑声,这个游戏进行到现在终于到达了今晚的高潮。
在所有的闹腾中,只有流川安静地站着,仙道转回身,正对上流川的目光。
那是他从没见过的目光,那也是他再也读不懂的流川。他们之间,毕竟已经相隔了很多年。
流川坐了回去,不说话,发了一会儿呆,然后仰头喝了一大口啤酒,灯光下他白皙的面孔泛起微红。接下去的游戏中,他再也没有抬头,大概又睡着了吧。

散场的时候,流川有些摇摇晃晃,仙道眼明手快地一把扶住已经要往墙边倒的流川。伤脑筋,这家伙的酒量原来如此糟糕。算了,看在两人还算熟的份上,仙道决定把流川送回家。流川家的地址,他还是记得很清楚。
出租车上流川一直歪在仙道肩头呼呼入睡,摸摸他有些凌乱的头发,仙道不知道现在该有什么样的表情。
天知道,刚才流川说出的那句话,他期盼了多久……
可惜,这只是一个游戏而已。

肩头的脑袋开始不安分地乱蹭,睡迷糊了?仙道把流川快歪倒的身体扶起,安稳地靠在自己身上。流川转了转头,似乎嫌弃仙道太过硬朗的骨骼与肌肉,抬头,睁眼,焦点却好一会儿才对牢眼前的人。
看清是仙道,流川似乎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,扯松衣领,然后再次靠上仙道的肩膀。
现在已经是冬天,车窗外寒风凛冽,仙道却觉得这车里有点热。
不去看衣领下若隐若现的锁骨,和那张见过一次就再难忘怀的脸,只让自己全身心地去感受,感受肩膀上温热的接触,感受落在心里的分量。

一路上没有人说话,寒冷的夜里连街灯都黯淡了下去。但仙道却觉得这个夜晚,浮动着最明媚的光影。
因为,有他在自己身边。
从来都是这样,只要是他,那么就算只是无声地坐在一起,也是非常愉快的经历。
 
下车的时候,流川已经不需要搀扶,仙道付完车钱,几步赶上流川,把他敞开的衣领拉紧。街边人家透出的昏黄灯光,映照着眼前这张不是少年但仍然过分漂亮的脸。仙道有些恍惚,但很快回神,再这样站下去,明天一定会得重感冒。
快回去吧,早点歇着,已经这么晚。仙道推推流川,我就不进去了,睡个好觉。想了想,轻轻笑着加了一句,刚才的大冒险,你赢了,你这家伙,不要用那么认真的表情来玩游戏啊。

不是。流川猛地停住脚步,回头盯着仙道看。不是那样。
仙道有些惊讶,看来这小孩还是那么较真,做什么都是规规矩矩、一板一眼。刚想再说些什么消除这种尴尬的气氛,流川接着说了下去。
根本就不是大冒险。声音闷闷的,还带着点委屈。
白痴,我抽到的是真心话。
说完,不等听的人有所反应,流川径直往自己家的门口走去,越走越快。
呆滞了2秒,仙道终于反映过来这小孩在说什么。

呵呵,流川没有说错,我果然是个大白痴!
仙道大步赶了上去,拉起流川的手,把他带进自己怀中。怀里的人意思意思地挣扎了几下,没有挣开,索性把脸整个埋在仙道胸前。
流川,我,我太高兴了,从来都没有这么高兴过。仙道有些语无伦次,翻来覆去地叫着流川。
被小孩用胳臂肘捅了一下,仙道喊着痛痛痛,却笑得乱七八糟。
我是说,现在该轮到我说了,本来早就该说的。吸气,望进眼前黝黑双眸,那里有簇小小的火焰,早就知道了,这火焰只为了自己才会燃烧起来。
流川,我也喜欢你。
仙道幸福地抱着小孩,差点要左摇右晃。轻轻抬起怀里的洋葱脑袋,眼底的笑意怎么也掩不住,看到那小孩也是满脸的清浅微笑。仙道简直高兴地想唱歌,怎么就能那么好运呢,错失了那么多年,遗憾了那么多年,原来自己真的是个白痴。

嘭,远处的天际爆开一丛闪亮的礼花,有谁在轻声说话。
流川,今后不会再让你一个人看礼花。
白痴,为什么想起来说这个。
我也不知道,就是觉得看礼花这件事情,对我们的幸福很关键……
哼,果然是白痴。
声音越来越低,礼花却依旧一朵一朵地绽放。
喂,以后都一起看礼花吧~~

全文完,OVER